黃精文化
當前位置是:主頁 > 黃精種植 > 黃精文化

     黃精(學名:Polygonatum sibiricum),又名:雞頭黃精、黃雞菜、筆管菜、爪子參、老虎薑、雞爪參。為黃精屬植物,根莖橫走,圓柱狀,結節膨大。葉輪生,無柄。
     根狀莖圓柱狀,由於結節膨大,因此“節間”一頭粗、一頭細,在粗的一頭有短分枝(中藥誌稱這種根狀莖類型所製成的藥材為雞頭黃精),直徑1~2厘米。莖高50~90厘米,或可達1米以上,有時呈攀援狀。葉輪生,每輪4~6枚,條狀披針形,長8~15厘米,寬(4~)6~16毫米,先端拳卷或彎曲成鉤。
    花序通常具2~4朵花,似成傘形狀,總花梗長1~2厘米,花梗長(2.5~)4~10毫米,俯垂;苞片位於花梗基部,膜質,鑽形或條狀披針形,長3~5毫米,具1脈;花被乳白色至淡黃色,全長9~12毫米,花被筒中部稍縊縮,裂片長約4毫米;花絲長0.5~1毫米,花藥長2~3毫米;子房長約3毫米,花柱長5~7毫米。
漿果直徑7~10毫米,黑色,具4~7顆種子。花期5~6月,果期8~9月。
    產黑龍江、吉林、遼寧、河北、山西、陝西、內蒙古、寧夏、甘肅(東部)、河南、山東、安徽(東部)、浙江(西北部)。生林下、灌叢或山坡陰處,海拔800-2800米。朝鮮、蒙古和蘇聯西伯利亞東部地區也有。
相傳從前有個財主,家裏有個丫環名叫黃精。黃精出身很苦,可天生得一付好容貌。財主色迷心竅,一心想要黃精做小老婆。 財主捎信給黃精的父親說,你家祖祖輩輩種我的田,吃我的糧,而今我要黃精做小老婆,你要是不願意,就馬上還我的債,滾出我的家門。陽雀不與毒蛇同巢,一家人急得沒辦法,隻好讓黃精趕快躲出家門去。漆黑的三更夜,黃精逃出了財主的莊園。可是她剛剛逃出虎口,就被狗腿子發覺了。於是,財主馬上派家丁打著燈籠火把去追趕黃精姑娘。黑燈瞎火的黃精深一腳淺一腳的跑啊跑,鬼曉得怎麽跑到了一座懸崖邊,這時身後燈籠火把愈來愈近了,姑娘一狠心跳下了懸崖。
黃精跳崖後心想這一下必死無疑,可沒想落到半山腰卻被一棵小樹掛住了,摔到了樹邊的一小塊斜坡上。她隻覺得渾身一陣陣火辣辣疼,一下子昏了過去。不知過了多久,她睜眼一看,嚇了一大跳,隻見身下是萬丈深淵。幾天來她沒喝過一口水,沒吃過一粒米,身子非常虛弱。她見身邊長著密密麻麻的野草,黃梗細葉,葉子狹長,開著些白花,便順手揪下一把草葉,放在嘴裏暫且充饑。一次,她拔下一棵有手指粗的草根,放在嘴裏一嚼,覺得又香又甜,比那些草梗草葉好吃得多。打這以後,黃精姑娘便每天挖草根過日子,一邊尋找上山的路。太陽升起又落,月亮落了又升,轉眼過了半年。一天姑娘爬上了一塊大岩石後麵,隻見一棵酒杯粗的黃藤從崖頂上垂了下來,她抓住藤蘿向上爬,這時才發現自己的身子變得非常輕,輕得象燕子一樣,非常輕鬆地爬上了山頂,連氣都沒有喘。上了山頂,她徑直朝西走去。走著、走著,看見前麵不遠處有了一個村落,她走到一家門前:“主人家,請給碗飯吃吧。”隻見裏邊走出來一位六、七十歲的老婆婆,看了姑娘一眼說:“討飯也不看看時間,人家大清早還沒有生火呢,哪來的飯吃嗬。”說完又回屋去了。
“老媽媽請行行好,我好幾天沒吃東西了,有碗剩飯也行。”黃精說道。老婆婆見她說得怪可憐的,就開門讓黃精進了屋,又去熱了碗剩飯,燒了碗熱湯。過了一會兒,隻見一個背柴禾老頭兒進了門。老婆婆指著黃精對老頭兒說:“這是個苦命的討飯姑娘,她家鄉鬧旱災,爹娘都死了,討飯到這裏,咱們就收下她做閨女吧!”老頭兒看著姑娘,點了點頭。從此,黃精姑娘在老婆婆家住下。日子一長。姑娘便把身世告訴了大媽、大伯。
黃精遭難跳崖沒死,全靠吃草葉、草根活了半年多,這下可叫大媽,大伯吃了一驚,都說姑娘命大、造化大。姑娘的遭遇漸漸地傳遍了全村。村裏有個采藥老人,他聽到姑娘吃草根能活這麽長的時間,見到黃精姑娘那麽水靈靈的,就問姑娘吃的是什麽樣的草根。姑娘帶著老人在山上找到了那種草根。采藥老人挖起放在嘴裏細細地品嚐,覺得味道清香甘甜,吃後身子又暖和、又舒服,精力旺盛。後來他把這種草根給病人吃後,病情減輕了,結老年人服用,身子骨漸漸變得越來越硬朗了。因是黃精姑娘發現的這種草,所以大家就給它起名叫“黃精”。